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180天的离别与重逢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5 04:38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是一张电影票。2020年1月22日(腊月二十八),我开心地被西安市碑林区中贸广场横店电影城的管理员昊楠哥放进取票机里。那天,我和兄弟姐妹挤挤挨挨在一起,心中满是期待,期待被印上最喜欢的电影信息,期待和观众一起走进影院,期待看到人们在影院里的欢笑和泪水,甚至暗暗祈祷会有人将我收藏,让我成为他人生中美好的回忆。

在我的记忆里,只要被放进取票机,一两天我们就会优雅地从取票口出来。虽然我知道每天有数千张我的小伙伴从取票机走出,但我确信自己邂逅的那个人会是我的唯一,我会被他或她紧紧握在手心,成就一段美好时光。

我等啊等。第一天没人,第二天没人,第三天一大早,我听到电影院的门被重重地关上,随之整个影院都黑了。我远远地听到昊楠哥嘟囔:“希望疫情早点过去。”那天,是除夕。

疫情?什么是疫情?我真的搞不清楚。但它对于我来说是漫长的等待。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我猜影城外广场的花园一定已经又开花了,可是还是没有人来带我走。偶尔隔着大门能听到有人说“这电影院不知什么时间开?还是在影院看感觉好”。

世间的所有相遇,最令人欣喜的不过是久别重逢。

当西安城的热浪一次次袭来,7月17日,我突然听到,影城的大门被打开了。昊楠哥拍了拍取票机说:“伙计,准备开工吧。”

后来我才知道,7月16日,国家电影局下发通知,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营业。在接到通知的第一时间,影城的工作人员便全部到位,开始了对电影院全方位的消毒工作。

我们在电影院的自动取票机里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工作人员对取票机进行消毒时,为他们加油鼓劲。

7月22日11时45分,这是我的高光时刻。一位穿背带裤的小姑娘站在我所在的自动取票机前拿起手机,打开了取票二维码。我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二维码验证成功的消息出现在显示屏上,我的身上被迅速印上电影的专有信息??12∶00上映的电影《第一次的离别》,我终于拥有了姓名。

这位小姑娘在取票机前与我相遇时,笑着向身边的朋友说:“这么久,我终于又能来电影院看电影了。”我期待了几个月的事终于实现了,我和我的影迷朋友一起通过了检票口,来到影厅内观影,听说这部电影还是疫情发生后上映的第一部国产新电影。

影厅内是让人安心的消毒水味,我的影迷朋友在影厅内还需要一直佩戴口罩,并且不能像往常一样和朋友坐在一起,大家在影厅内需要隔排隔座观影,不过她不用担心,这不是还有我在陪她嘛!

其实我并不是附近几家影院里最早走进影厅的电影票。就在前一天,我听说在西安市阎良区阎良电影院里的一个朋友与一位叫李赵琛的影迷不期而遇,因为李赵琛是那家电影院复工以来的第一位顾客,所以阎良电影院赠送了他今年全年免费观影的VIP待遇。我的朋友和李赵琛的合影被多家媒体转载,现在他可是我们圈子里的“红人”了!

当大银幕打出影片名字《第一次的离别》时,我感慨万千。“第一次离别”的不就是我吗?180天,我天天计算着离别的日子,好在最终还是和影迷重逢了。听说这次离别让整个电影行业陷入巨大的危机,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

虽然这场电影只有十来位观众,但是我总觉得还是会有许多人,喜欢影院的声光效果,钟情大银幕前舒适的座位,迷恋灯光熄灭后电影营造的世界,他们一定会陆续回到影院。

每个人都珍惜这久别后的重逢,珍惜这再次亮起的大银幕。影迷朋友们都自觉做好防疫措施。昊楠哥和他的同事们认真组织扫码登记,测量体温,电影结束后立刻进场组织大家有序离场。现在两场影片的间隔时间已延长至30分钟,保证有足够的时间对影厅内的座椅、扶手进行消毒。

当电影结束的音乐响起,我被那位看电影的小姑娘小心地放到一个收藏了许多电影票的夹子里。她看的上一场电影,时间还是2019年12月28日。影院已经很久没有迎来观众了。

180天的离别与重逢,我终于完成了一张电影票的使命。我的身上有些褶皱,每个折痕都是我的遇见和期许。

Power by DedeCms